1. <strong id="tufce"><tbody id="tufce"></tbody></strong>
      <optgroup id="tufce"><em id="tufce"><pre id="tufce"></pre></em></optgroup><ol id="tufce"></ol><legend id="tufce"><li id="tufce"></li></legend>

      <optgroup id="tufce"></optgroup>

    2. <input id="tufce"></input>

      當前位置: 首頁 >文化建設 >人物風采 >

      最美冶金地質人--江善元

      來源:綜合辦 作者:尚文娟  發布時間:2020年08月25日  瀏覽次數: 1219

      打印

       實干勇擔當    最美地質魂
                                                                                                          ——記冶金地質總局第二屆最美冶金地質人江善元
       尚文娟

                 



             元者,善之長也,故從一。
             一身工裝,一雙膠鞋,一頂遮陽帽是他野外工作一貫的裝束。腳底生風,爬山最快,不知疲倦,是同事對他共同的印象。態度嚴謹、效率極高、質量過硬,是同行及專家對他一致的評價。
      與他共事十七年,看到他辦公室的燈時常亮著,似乎他總有干不完的活,加不完的班,寫不完的材料。
      行走在技術這條路上,他一路向前、一路創新、一路超越,把擔當扛在肩頭,把實干攥在雙手,一步一個腳印,在祖國的山山水水間,踏出了最美的地質魂。
             他就是冶金地質總局第二地質勘查院副總地質師、總師部經理——江善元。
             今年七月,冶金地質總局第二屆最美冶金地質人評選結果公布,江善元實至名歸,摘得美譽。
             結果一出來,我也開始了宣傳材料的準備,我來到了江善元的辦公室,先對江總表示祝賀,并說明了我的來意。江總含蓄的笑著,放下他手頭的工作,開始給我拷貝材料……

      “我是班里唯一的一名共產黨員”

            江總開始從大學時期講起,邊說著,邊到資料柜里給我找了一份他學生時期的資料,看著他查找時的背影,我就已經對他嚴謹的工作作風心生敬意,再看到“優秀畢業生、三好學生、優秀學生干部、多次榮獲一等獎學金”的字樣躍然紙上的時候,就更加覺得在他三十多年的工作生涯里取得的諸多成績是有始由的。
             江善元生長在福建邵武的農民家庭,父親樸實剛強的性格鑄就了他勤奮刻苦、踏實好學的學習品格,后以優異的成績考入邵武一中。一九八六年,江善元報考了長春冶金地質??茖W校地質與勘探專業,他回憶說,他當時對學習的熱情和對學科的熱愛讓各科老師對他印象很深,老師們還經常表揚他筆記做的清晰認真。到大二下學期的時候,系黨支部準備在他班里發展一名黨員。能在學生時期入黨是非常榮光的事,江善元不是第一個遞交的入黨申請書,但他以優異的成績、先進的事跡和優秀的品德順利通過黨組織的考察,成為班上唯一的一名預備黨員。
             講到這里,江善元的眼眶濕潤了。這件事再次勾起了他對父親的回憶。他說,父親知道我入了黨為我高興了好一陣子,聽母親說,不善言語的父親干活都開始哼著小曲兒。再后來,我參加工作了,父親也時常叮囑我要好好干工作,咱不求名不求利,只要踏踏實實的把工作干好。
             唉,都說養兒為防老,可我父親這一生,我都沒有為他做過什么,父親是得癌癥去世的。得知他病倒的時候我是在新疆阿勒泰的礦區,我說要回來看他,但父親依然是怕耽誤我的工作堅持不讓我回來。等我回來時他的病情已經嚴重了,可是為了向他隱瞞胃癌晚期的病情讓他安度最后時光,我又不得不聽他的話回新疆的礦區去,沒想到這一別便是永別,沒能和父親說上最后一句話,到現在……
             我趕快岔開了話題,拿起筆,記到了本子上。我沒有對他父親不尊重的意思,只是,即使戰功赫赫的將軍內心也有最柔軟的地方不想被觸碰。

       “我是西藏分院第一任黨支部書記”

              二〇〇二年,冶金地質二勘院積極響應“西部大開發”戰略,成為第一批進入西藏的冶金地勘隊伍中的一員。二零零三年,是二勘院正式開展西藏地勘工作的第一年,4月28日,六名精干的技術人員開始向西藏進發,這其中就有江善元。江善元說,那時時間緊、任務重,到西藏山南后,顧不上欣賞向往已久的異域風景,就開始了緊張的**礦區(后改為“努日礦區”)銅礦普查工作。地質填圖、測剖面、物探測量、探槽編錄、鉆孔編錄……厚厚的風成沙沒有擋住地質人員的腳步,江善元更是像牦牛(他被藏族雇工及同事嬉稱為“牦?!保┮粯玉Y騁在高原大山中。在這種高原工作缺氧不缺精神的鼓舞下,他們在短短的五個月的時間內,完成了劣布礦區普查工作、院屬十個探礦權的初步調查和篩選工作,還編制了**、**兩個資源補償費項目和一個國調項目的立項申請書并成功獲得批準,為二勘院立足西藏地勘工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而江善元是其中的中堅力量。
              二零零四年,江善元就被任命為西藏大調查項目《西藏南岡底斯中段曲水-桑日一帶銅金礦調查評價》負責人兼技術負責人,主持各項工作。二零零五年,院“西部辦”(西藏分院前身)成立了西藏黨支部,江善元任第一任支部書記。 
      說到這里,江總又把他在西藏支部工作時的支部工作筆記本拿出來給我看。工整的字跡,清晰的日期,每一頁都記錄的滿滿的,有“三會一課”及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活動的學習內容,有西藏支部第一次與項目駐地村黨支部開展聯誼活動的記錄,也有他安排的學習計劃,再仔細一看,學習時間標注的幾乎都是晚上20:00—22:00,或者20:30—23:00。
              江善元說,因為白天要完成的工作量很大,所以沒空安排學習,只能安排在晚上,還沒等我插話說這樣很辛苦,江善元又繼續說,其實這樣更充實,勞逸結合,一邊學習一邊解決問題,尤其是在這艱苦的工作環境中部分同事可能遇到的思想問題等等。
      正是江善元這種工作學習兩不誤,業務和支部建設兩手抓的實干精神帶動著團隊,為冶金地質二勘院后來在西藏成就的找礦業績奠定了基礎,為西藏分院黨支部日后的工作開展立下了良好的開端。
             后來,西藏黨支部的工作還被寫成案例選編到全國黨員教育培訓教材—《基層黨組織書記案例選編》(國企版)當中,冶金地質二勘院參與的項目成果作為《青藏高原地質理論創新與找礦重大突破》集成成果之一,榮獲了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江善元個人也榮獲了國土資源部授予的“先進個人” 稱號。
             事非經過不知難,沒有一帆風順的遠航。二零零五年秋,江善元因為身體原因暫時離開了西藏,臨走前他還堅持把一份設計保質保量的編寫完成,后來這份設計獲得了“優秀”的評分。這三年,他同時榮獲了二局勞模、二局先進個人、二局質量管理先進個人等榮譽稱號。
             同事們私下里都對江善元的干勁兒豎起大拇指,說這頭牦牛工作太“拼命”了,才導致的心臟不適。
             江善元說,工作不拼怎么能干好,那幾年西藏項目多、人員少,所以工作強度就很大,而他,作為“老”黨員,盡量挑遠的山爬、高的路線走、重的設備拿,從沒想過自己的身體吃不吃得消,后來出現心悸、胸悶發熱的癥狀,還經常出虛汗,才不得不聽了醫生的交代“注意休息,不要太勞累”。
             但大調查項目的繁重工作量擺在那,多休息是不可能的,干不上心里著急呀。后來,領導關心,還是把他調離了西藏,直到二零一零年他再次回到西藏開展地調項目工作,主持、參與了《西藏貢嘎縣**銅鉬礦調查評價》、《西藏山南**礦田銅多金屬礦普查》及西藏科研等項目,并榮獲中國地質學會授予的“二零一一年度十大地質找礦成果獎”。

      “我是單位第一個接觸并承擔大地質工作的”
             其實,離開了西藏的江善元還是沒有選擇休息,項目還是照樣做,班也還是照樣加。江總說,醫生只是說讓他多休息,又沒有給他“判重刑”,回到內地就是休息啦,所以工作還是要照做。再說那時咱們的總工也是經常加班,周末幾乎都是整天呆在辦公室,說實話,他對我的工作影響也很大,好像是一種無形的力量牽引著我。說著,他也打開了文件夾,把我要的內容指給我看:
             2005年從西藏回到福建后,擔任社會地質項目《福建省建陽縣**銅多金屬礦預查》及《福建省浦城縣**銅多金屬預查》的負責人,開展了近80km2的地質、化探測量工作。
             2006年6-7月編寫了新疆13份探礦權申請材料均通過審核并獲得探礦權。
             2007-2009年,主持《福建省尤溪縣**礦區鉬礦普查》的野外各項工作,編寫普查報告及《福建省尤溪縣**礦區鉬礦詳查》設計,后經詳查,探明資源量仍為中型。
             2008年-2009年,主持了國外礦產資源風險勘查專項資金項目《菲律賓東達沃省**鐵銅礦普查》各項工作,收集了豐富的菲律賓礦產、礦床、法律、礦產貿易等方面資料,為在菲律賓開展后續礦產勘查工作奠定了基礎。
             江善元給我細數他這些工作業績,絕沒有顯擺的意思,他只是想表達,無論是誰,只有一個項目一個項目地去做,就能把下一個項目做的更好,尤其是年輕人,只有獨立的帶過一個國家級項目,才會真正學到東西,日后才能獨當一面。江總說他編寫立項申請書、設計、野外工作總結及成果報告的時候,都是以“優秀”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每獲得一個“優秀”評分,他的信心就會增加幾分,按江總的話講就是“技高人不慌”。
            這幾年,冶金地質系統正在進行轉型升級,靠傳統地質項目吃飯的地質單位都開始向大地質領域發展。冶金地質二勘院也不甘示弱,憑借著一批地質技術員扎實的工作基礎和工作能力,也開始嘗試各種項目。
            江善元敢立潮頭,2016年底中標了福建首個地質調查類監理項目《福建農業地質調查評價等地質工作項目監理服務》,他擔任項目總監,一干就是三年。
            地質調查項目監理是一個“新鮮活”,沒有規范和標準,他“摸著石頭過河”,勇于探索,廣泛搜集相關資料,編寫出《監理方案》,編制了各類監理表格,并在實踐中不斷修改完善,逐步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監理方法”,指導監理工程師順利完成了38個項目(其中農業項目24個、區調項目2個、礦調項目12個)的監理工作,監理工作報告通過省自然資源廳組織的專家評審,評分“優秀”級。
            一炮打響,一炮而紅,這項農業地質等項目的監理工作不僅獲得了福建省自然資源廳的認可,同時也獲得了被監理單位的一致好評。
            有了農業地質等項目的監理工作探索經驗,江善元在其他的創新項目上就更加有信心了。自去年以來,他指導開展了廣西以環境地質調查為主的綜合地質調查、福建沙縣場地水文地質調查及土壤理化性質調查、福建霞浦建設用地取土場資源勘查,帶頭攻堅總局科技創新項目—“功能性礦物聯合生物強化治理城市黑臭水體研究與示范”等非傳統地質調查工作,與廣西南寧市**區的地熱地質調查、地質公園調查項目進行了對接,編寫了《南寧市**區資源環境調查、地質公園調查及地熱調查初步方案》……
             江善元說,雖然現在他已經是院副總地質師了,好像離開了一線工作,但是做技術工作的,永遠沒有止境,他會干到老學到老,探索到老,創新到老。
             停筆抬眼間,我看著話音剛落的江總,這位不就是活脫脫的“老地質”,散發著最美地質魂的冶金地質人嗎!

      国语贵妇推油偷拍
      1. <strong id="tufce"><tbody id="tufce"></tbody></strong>
        <optgroup id="tufce"><em id="tufce"><pre id="tufce"></pre></em></optgroup><ol id="tufce"></ol><legend id="tufce"><li id="tufce"></li></legend>

        <optgroup id="tufce"></optgroup>

      2. <input id="tufce"></input>